第四百二十三章 对谁都没好处

?热门推荐:
????当沈铁军从报纸上看到这些消息的时候,又是一阵雨打花椒的倒春寒过去,天气转暖鼻子敏感,花椒树是赵老头不知道从哪买来的,还一买买了一车,在原来的王家院子里挨着墙根摆了三排,还说等到收拾好后再挪过去,他还没开口就听见赵老头说了这些玩意的用处“大户人家的墙上从来不放玻璃碴子和碎瓦块,都是在墙角处种上这些玩意,有那心怀不轨跳进来的——”

????听到这个消息的沈铁军便感觉赵老头果然不愧是大户人家出身,这不是说人家知道这些生活的小经验,而是对于他这种不吊人胃口的行为点赞,那李老头就是正好相反了,以前是经常性的拿着东西来朝他显摆“这是什么年间的呀?”

????每当遇到这种情况沈铁军都会胡诌个年代,好让已经须发皆白的李老头显摆下,直到最近不知是被人点拨了还是自己发现了,便再也没朝他显摆过,当然是好东西除外。

????不过沈铁军是有段时间没见到好东西了,瞅着手腕上百达翡丽表上的时间,这是楚大招专门委托百达翡丽品牌拥有者斯特恩家族定制的,他这块的时针是个抽象的j,分针则是一根穿过了心的箭,秒针则是个抽象的z。

????表的抽象字母取义两人名中最后一个字的首字母,寓意楚大招每天为了与他合体一次要跑720圈,而她那块的表则正好相反,分针不变,时针是z秒针是j——可谓是爱心满满的用心良苦。

????推着车子出了门,沈铁军过了马路后没往东去,而是直接顺着路一溜烟的走了下去,早上八点半多的时候街上的人并不多,当然主要原因还是这片的住户比较少,毕竟是国家部门扎堆的地方,想想首都和市里再加上各个区以及下面街道的各种部门和单位,以及大学中学小学的各种人群,相比上下班和上下学的八点之前和五点之后,这会儿街上的人要稀少的多。

????1982年的正月十六是阳历2月9号,才经历过倒春寒的天气是阳光明媚空气清新,社科院研究生院的开学典礼时间定在了早上九点整,由于是来给禄教授站场的,沈铁军也是特别的收拾了下,以至于连才拿到手的情侣表都戴了出来,等他穿着小风衣和西装三件套才出现在大门口的路上时,早在门旁守候的邓彬和钱正连忙回挥起了手,等到他缓缓停在门口,前者便开了口道“教授说你可能会来晚——”

????“今天请了半天假正好睡个懒觉,反正在单位里该干的也都干完了。”

????沈铁军看着两人站在门口,便下了车推着进入,学校里还有三三两两的学生朝礼堂走,看了看表才发现还有点时间“禄教授在哪?”

????“教授在办公室呢,让我们来带你过去——”

????邓彬满脸笑着看了眼旁边的钱正说过,便瞅见沈铁军推着车子到了办公楼下锁好,继续开口道“教授说你想资助个计算机语言应用所?”

????“计算机语言应用是早就有了的,但是国内这块我看水木燕园那边都还没单独成所,也许某些保密单位会有,放在国内的研究教育机构来说还属于新生事物。

????而这些学科在国外是十分普遍的,甚至一些孩子都可以利用电脑自学,当然这不是我资助的,而是魔方计划里会有这些东西,远景计划是将在港岛建立魔方计算机中心——”

????沈铁军锁好车子把钥匙揣进兜里,整了整有些起褶的衣服左右看了两人一眼,这俩是他早就瞄准的目标,否则也不会在当时把他们带上魔方号,这会儿邓彬算是已经上了他的船,也就冲着钱正开了口道“咱们都是同门师兄弟,我也不会坑你们,所以有些客套话我就不说了,你们俩要是能尽快帮我把这个所给撑起来,那到时候我会邀请你们到魔方计算机中心工作——”

????“那禄教授那边——”

????钱正有些发黄的脸上闪过惊喜之色,可想起自家导师的脾性,也就有些迟疑了“到时候怕是禄教授会伤心——”

????好家伙一下子把俩最出色的弟子都给拐走了,沈铁军也能想象的出禄教授的心情,只是他知道怎么对付这个年纪的研究人员,想想兰教授见到他的高兴劲儿,便开口道“老师们都是想让弟子们青出于来而胜于蓝的,你们俩到时候好好工作,经常给他老人家写信问候下,逢年过节的再拜访下,我相信他老人家是能理解咱们弟子的——”

????“好,那我答应你!”

????钱正面上涌起了一阵红润,自打邓彬不知道怎么入了沈铁军的法眼,这一年来他是有些情绪低落,以为之前得罪过沈铁军,好在能够考上研究生这耐心要比大学生强的多,最主要是一边帮着禄教授这边还要给邓彬帮忙,这样两头忙的连轴转着,每天让他胡思乱想的时间也不多。

????所以这会儿心里上和一年前没什么大的区别,就是最近邓彬的论文搞成了,看着他理所当然的接受着教授的夸赞学校的欣赏,这心里才稍微是有了点落差,好在没多久就听说沈铁军会参加这次开学典礼,心态方面才没有朝阴暗面滑过去,这天一早便装作若无其事的和邓彬到门口迎接,直到听见他毫不见外的邀请,也就瞬间做出了决定。

????沈铁军面上露出了笑脸,开口道“好,那现在咱们得齐心合力,去支持教授争取普通用语和英语的规范化和标准化立项的主导权。”

????人文社科类项目的课题立项并不容易,特别是涉及到国家通用语言,也就是普通话的制定推广已经存在的时候,所以沈铁军想的是把已经有了热度迹象的英语也拉进来,盖因普通话的娘家来头太强大,人家和社科院是平级的——禄教授的资格还是差点,倒是英语可以借着童敏的那篇论文争取一波,这也是他真正的目标。

????在论资排辈的学术研究圈子里,沈铁军还没进入便发现了不少的问题,明面上周慕华那个想给儿子找媳妇的教授,暗中禄教授每年不到五千块的经费还要被挤占,有这个功夫还不如他接下工作小本本,事实证明他这个选择做对了,跟着邓彬进了禄教授的办公室,便见到了二十来个平方的房间里站着七八个人,看到他出现后最近的教务处主任程志谦满脸是笑的探出了手“欢迎沈主任莅临——”

????“程主任过年好,您还是和以前那样喊我沈铁军吧。”

????沈铁军探手握住轻轻说过,转头又看向了旁边学校办公室的主任副主任,握着手嘴上的一溜过年好说过到了禄教授面前,就听老人开了口“大家还是叫铁军吧,再说了他还没毕业,还是学校的一份子,时间差不多了,咱们大家还是过去吧——”

????随着禄教授的声音大伙出了门,沈铁军陪着禄教授往礼堂的方向走去,就听他开口道“我和学校领导说过了,他们全力支持我去争取两话的规范化和标准化研究课题,但是考虑到那两家单位的反应,能够争取过来是固然好,有很大的可能是我牵个头大家一起研究——”

????“这是肯定的,那两边哪个架子都和社科院差不多,相对于普通话的难度来说,重点还是在英语这边上,按照目前这个趋势发展下去,英语的重要性肯定会与日俱增,在我的远景计划里是可以与ets,也就是托福考试的主持单位美利坚教育测验服务社合作,将他们考试的规范化和标准化引进过来,如果能够承认咱们的成绩,那就算是成功了。”

????与学生们五颜六色的穿着相比,学校里的变化并不明显,研究生们的组织性和纪律性要比大学松散的多,这主要是因为大家平时分散在城里各处,一年当中是难得能聚到一起,再说了才过了个新年,大家还没从节假日综合症里恢复,三五成群的像干部多过于像学生。

????当然沈铁军所在的这队人一出现,周围的吵杂声便少了一截,盖因大家也许有不认识沈铁军和禄教授的,然而作为学校里的学生,不认识自家教务处的主任那就可以算得上眼瞎了,即便真有那眼睛不好使的,这会儿也从旁人的口中得知了诸位的身份,毕竟是随着距离拉近,已经有人开始打招呼了。

????认识沈铁军和禄教授的人不多,两人也没兴趣在这些人面前摆架子,沈铁军说的话让禄教授听的直点头,他没想到这货的远景计划会是这种跨国合作的级别,到时候真要取得了人家的认可,那他在国内的资历也就算是从山丘晋级到了山头。

????这么想着,禄教授脸上露出了和蔼的笑容“我还以为你关注的重点是计算机语言应用所——”

????“这对您来说可是个考验。”

????沈铁军望着鬓角发白的禄教授,老人今年已经68了,他上辈子没关注过国内研究院校里的大拿,耳熟的也只是屠大山头和于大山头以及南大山头还有黄大山头这几位,当然还有让国人吃饱肚子的袁大山头,现在一下子要申请两大研究项目,他可是知道老人的英语并不好“您的英语也只能算是凑合——”

????沈铁军后面的话没说下去,然而禄教授是什么人,容光焕发的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竟是抬手打了他一拳“怎么样,老师年纪是大了,可是这个身体还是不错的,英语嘛,那是我以前没去学,当然计算机语言的话,我会和邓彬请教的——”

????“哎呀,禄老师你怎么动手呢~”

????挨了一拳的沈铁军连身子都没晃,他是没想到禄教授会动手,只是在听到老人说过还没来得及开口,旁边就传来了个熟悉的声音,徐老步履矫健的拎着他那个磨了皮的包到了面前,瞅着两人看看,接着冲沈铁军笑了起来“你是又没听话?”

????“徐老好~”

????沈铁军微微一笑,转头看向了禄教授,开口道“嗯,我刚才说老师年纪大了,现在看来还是老当益壮——”

????“那就是你的不对了,哪能说老人年纪大了,那不是老而不死——”

????徐老脸上的笑有些收敛,不过话没说完便感觉三人间他的年纪还要大,便改了口道“铁军你在那边读书的时候,没有去碰那些玩意吧?”

????“没有,您老怎么这么问?”

????沈铁军神情一愣,接着醒悟到老人是说的水货,心中一惊接着开口道“您听说什么了?”

????“哦,那边有个单位班长和副班长都被抓了,我见到你才想起来你以前也是在那边读书的,没有就好,我还在想你以前年轻的时候可别沾过那些东西——”

????徐老的话有些絮叨,说着看了看沈铁军又看了看禄教授,他很容易就看出来这货绝对是在骗自己,可想想他已经跟着禄教授进京一年了,现在又处在这个位置上,也就点了点头“时间差不多了,老于和老驴都进去了吧?”

????“咳,于书记和吕校长都进去了——”

????听到徐老把校长的绰号又喊了出来,禄教授是难得的用普通话说了出来,便看到徐老瞥了他一眼,转向了沈铁军开口道“你过年也没上我家去转转,来,给我说说你那个大棚搞的怎么样了?”

????“前年算是搭架子和摸索没有什么产出,去年才算种了点东西,为了保暖防冻我还让人去买的二氧化碳——”

????沈铁军自顾自的把去拜年的说法忽略掉,他回来第二天就上班了,当时也想着去来着,后来从禄教授这里走的时候也没听老师让他去的说法,便把这个事儿给忽略了,倒是没想到徐老会这么说,陪着他进了礼堂看着闹哄哄的人群,嘴上也没闲着“主要是西红柿和茄子,现在应该上市了——”

????“那赚了不少钱吧?”

????徐老看了眼主席台的方向,他们算是从礼堂靠后边的门进来的,嘴上说了指指前面带头走去,跟在后面的沈铁军便笑了“市场反响不错,一斤一块多赶得上肉价了,但是架不住投机倒把的帽子啊,有人一个电话打到了省里,说不知道从哪进来的二道贩子囤积居奇。

????然后把我们地委的钱主任叫到省里,说他在有人连肚皮都吃不饱的时候搞这些,属于搞滋本主义那套,在扩大会议上点名批评做检讨,并且要求他回去严格按照政务院要求落实打击投机倒把的行为,我不能为了那点钱让他坐蜡吧,把我父亲都吓坏了——”

????埋头走路的徐老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身后的沈铁军,一双眼睛好像要看透他的内心“你不高兴?”

????“我是高兴,高兴钱主任经过了这次的考验,他赢得了我的信任,他这段时间每承受的一分压力,都是帮着他增加在我心中的重量。”

????沈家的七亩大棚和刘家的三亩大棚花了十五万,平均下来每亩的前期投资在一万五左右,由于人工什么的都是周省农研所里的教授带着学生们手把手的教,所以这第一次种植便获得了丰收,当然后果也是相当的“惊喜”,沈铁军得知了钱伟宁的压力后,便让沈家凹村的人来了一场西红柿大战茄子“七吨多西红柿和三吨茄子全部被砸碎后扔进了河里——想必过两天您就可以在报道上见到了。”

????“你这是——”

????徐老已经呆了,他首先想到的是怎么大的浪费,接着想起当地不让高价卖,那就只能按照指导价处理了,可是相对于大棚的人力和物力以及农资的支出,那点钱怕是连化肥钱都不够,所以这位不差钱的就让人把东西全扔了“可你知道这是在打人家的脸吗?”

????“这就是我的目的。”

????沈铁军收起面上的笑容,在旁边禄教授的注视下缓缓的点了点头,继续开口道“您也说过我年轻,年轻就是本钱,年轻人就是容易冲动,所以我把他的名字记下来了,您放心我不会用官场手段打击报复他,我只会用商场手段来教他怎么做事,以后谁去他所在的地方投资,我就会让那家公司关门大吉,我这么说您现在肯定想我会这么小肚鸡肠。

????那是因为这人在借题发挥公报私仇,这人看着是个所谓的庸官,就是那种上面怎么说就怎么执行的官员,这种是目前咱们这里最多的类型,但是他在这个事儿上太积极了些,接到举报电话后让钱主任处理就可以了,还叫到省里挂起来点名批评做检查?这在我看来就有些过了,所以今年的话我不建议您下去做调研,那是在他已经肿起来的脸上又扇了一巴掌——”

????“你在自由心证——”

????徐老面色微变,他心里已经是认可了沈铁军的理由,可这个事儿并不是这么干的,那人也是在执行国家政策“你这样会给你带来很多麻烦——”

????“您认为我近期,就是五年内有没有可能再升上一级?”

????听到老人在关心自己,沈铁军顿时收起脸上的异样开口问过,便见到徐老下意识的摇了摇头,然后眨巴着一双黑亮的眼睛瞅着他就开了口“你就使劲折腾吧——我不管你了!”

????“您是农科所的,所以我就说说今年首都物价局下发的《关于一九八二年蔬菜购销价格安排意见的请示报告》,里面明确的说了菠菜、芸架豆、西红柿、红水萝卜、生笋等八个品种的蔬菜由于由于收购价格偏低等因素,数量逐年减少,市场供应不足。

????所以在今年的收购价格中,将会对这些蔬菜进行调整——那么问题来了,我让人一窝蜂的去种这些调整了收购价的菜呢?比如我让所有的农民全部按照收购价高的菜去种呢?”

????沈铁军的话算是将才转身的徐老钉在了地上,愣愣的看着他半晌,按照这货的说法那么可以看到今年的这些菜将会刷新历年的种植记录,同时造成今年没人种的菜在明年进行大涨价,然后在后年再翻过来,只用两年就足以扰乱整个物价管控不说,还能狠狠的在物价局脸上抽一巴掌“你就说明年什么菜要提价吧!”

????“你不会这样做的,这样做对你没好处,对谁都没好处。”

????徐老呼吸加重两下开了口,不想沈铁军顿时露出了笑意“可这样一来,想赚钱的农民就会有市场意识,就会想着去种怎么赚大钱的菜,这对他们来说就是好处,然后我的菜篮子工程才算是小成——这是我对怎么开展工作想出来的另一个办法,现在街上已经有了卖菜的小贩。”

????“你这是扰乱经济秩序——”

????徐老默默的说过,转头看了眼沈铁军向前走了过去,一旁的禄教授扫过老人的背影,满脸关切的开了口“你现在还年轻,不要这么急——”

????“我是很年轻,但是时机是不等人啊,而机会错过就真的错过了,当然绝大多数的人是不会因为发现错过了什么而后悔,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和什么擦肩而过,而放在国家层面上来说,我是真急——”

????沈铁军声音放低的陪着禄教授往前面走,原本他以为进入了1982年后农委的掣肘没了,那么以反季节蔬菜为核心的菜篮子工程就要有大动作了,可家里算不上丰收的十亩大棚就兜头给他浇了盆凉水,要不是钱伟宁前些年的成绩比较硬,这一次怕是就能让他前途无亮,当然正如沈铁军嘴上说的,这会儿钱伟宁的每一分坚持都算是在给他自己的前途加分“当然,我也不会拦住某些要撞墙的人——”

????“铁军,禄教授。”

????一身大红毛衣的孔小曼出现在旁边,冲着禄教授微微一笑后,指着旁边的几人开了口道“我在燕园的诗人朋友,一直想问你要个签名——”

????“铁军,你跟我上台坐。”

????孔小曼的话还没说完,原本已经到了主席台上的徐老又跑了回来,说完后瞅着旁边几人的脸,开口道“我给老于他们商量了下,你作为咱们研究生院的代表要发言,说两句没问题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