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4 史可法初见

?热门推荐:
????嘚瑟大了容易掉毛,魏藻德便是掉毛的代表。

????若说原因,倒是有些故事。

????魏藻德自幼聪明,口才了得,可以说是口若悬河的典型,年纪轻轻就已经在京城有了姓名,并且身世不差,小小年纪就能成为国子监的学生。

????他与别人不同,在学院初次招生的时候,魏藻德便报名,当时可以说是众多先行者之一,经过初选,众人都同意他的报名申请。

????不过么,在最后,却被方书安亲自踢出队伍。

????那时,当天招生工作完成,人们边满是欣喜的整理着当日的报名登记表。

????方书安拿过去看的时候,便仔细的观察。

????魏藻德?

????这厮也来了?

????别人不知道这厮什么人品,方书安可是清楚的很。

????无事袖手谈心性,临危一死报君王。

????此话用来说,明末文人士大夫只知夸夸其谈,但面对国家危局却毫无应对之策,只会在江山易主之际通过自杀的方式,来报答君王的“恩养”。

????虽有失偏颇,但从文臣们的表现来看,也颇有一番道理。

????但其实,就最后朝堂剩下那些士大夫来看,能做到“临危一死报君王”的还算是有良心之人,尚有不少身居高位的大臣非但做不到这一点,反而还会恬不知耻地攻击旧朝!

????最后一任首辅魏藻德,正是如此不要脸的典型。

????如果算起来,崇祯算是对魏藻德知遇有加,因为他擅长辞令、极有辩才,深谙帝王心术,在奏事时迎合皇帝的心意,深受器重。

????状元两年后,被超拔为少詹事兼东阁大学士。四年,晋升兵部尚书兼工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不久便成为内阁首辅。

????魏藻德从考取状元到出任首辅,前后只用四年时间,可谓神速。

????崇祯帝无力回天,最终自缢殉国。

????魏藻德居官期间毫无建树,唯一成就也就是号召百官捐款助饷。

????李自成进京后,令明臣悉数报道,首辅魏藻德忙不迭地去拜见。

????李自成怒斥魏藻德,后者却不以为意,刘宗敏对明遗臣没有好印象,所以一上来便责问魏藻德,“你身为内阁首辅却坐视国家沦丧,怎么还有脸活着?”魏藻德陪着笑脸回答,“罪臣本是一介书生,对治国理政本来就不在行,况且先帝昏庸无道、刚愎自用,局势之所以无可挽回,全是先帝之罪。”

????刘宗敏听后勃然大怒,骂他是个忘恩负义的混蛋。

????李自成、刘宗敏都极度厌恶魏藻德,结局可想而知。很快在大刑伺候被夹棍夹断十指的情况下,交出白银万余两,最后被夹烂脑壳而死。

????魏藻德屡遭酷刑,最终脑裂而死。

????这样一个丝毫没有节操之人,方书安当然不认为他能做什么有用的事情,若是真来到学院,不跟同学们抢着表现自己才怪!

????学院需要的是各方面的领袖人才,但是并不需要这样趁机上位的小人。

????对于魏藻德这样的人来说,自己得不到,当然要毁灭!

????而且随着学院的待遇大幅提升,一个接着一个好消息传出来,魏藻德更是难受至极。

????凭什么不要老子,还弄那么好的条件?

????在嫉妒之下,本就不要脸的魏藻德,变得更加阴险,他在各种场合败坏学院的名声。

????以前,还是孤身作战,现在有了机会,自然是冲锋在前,发挥着最大的本事来否定学院的价值!

????不过么,人要是倒霉,那自然是喝凉水都刺牙。

????他没想到,这一脚没落好,直接踩空,摔倒下去。

????好死不死的,还栽倒木棒上,戳的满头是血。

????人们都愣住了,刚才还好好,咋就弄成这样?

????围观的人群七嘴八舌,纷纷指点着,却没有人上前。

????别人就算了,国子监的学生们也没有人敢上前。

????虽然说,几人和魏藻德关系原本就一般,毕竟监生们中间有勾心斗角。

????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们根本就没经过这样的场面,不要说是上前救治,没有跑喽,都说明还有点人性。

????“你们干什么呢?不行别挡路!”

????“起开,起来,别挡着我们救援!”

????学院的学生们一看,机会来了!

????秦铜梁招呼着身边几个同学,扒拉开人群就上去。

????要说魏藻德,早就慌了,他感觉头疼的像是让人撬开,拿手一摸,天啊,可了得!

????只见一手都是血红!

????要说嘴上功夫,魏藻德算是一流,但是真实见血,那可就怂了。

????“我……我不想死,快来救我啊!”

????在生与死面前,大部分人会选择生,尤其是魏藻德这样怕死的货,更是将尊严啊,节操的,远远的丢到一旁!

????“兄弟别慌!我们来给你治疗!”秦铜梁先上来与他交流,先稳定情绪。

????“史可法,你检查全身!”

????“是!”史可法是被方书安专门挖过来的,相比秦铜梁,他还是个年轻人,作为秦铜梁的队员。

????“头部背后有伤口,可见流血;脖子无可见伤;后背有擦伤,无活动出血;腚与大腿也都无恙。”

????史可法一边检查,一边报着伤情。

????“好,赶紧包扎,随后等下一步。”秦铜梁下令。

????“是!”史可法等人一听,赶紧从应急包里取出已经消毒的绷带和纱布敷料,对魏藻德进行包扎。

????由于是在头部,所以不能靠加压绷带加压,那样压力过大,用普通包扎以后,外边罩上网状弹力帽,算是包扎结束。

????“报告,伤员处置完毕,头部无活动性出血,呼吸良好,无需做人工呼吸,胸口没有破损,不许要做处理。”

????史可法汇报着处理后的意见。

????“好,准备送到医馆吧,上担架!”

????其他的队员已经准备着,听到命令,便将另一人背后的便携式担架拿出来,抖落两下之后,卡住销子,能用于现场急救的担架便成形了。

????“一二三,上腰!”秦铜梁指挥着,六个人面对面,先将魏藻德扶上担架,随即搬到腰间。

????“一二三,上肩!”

????口令喊完,人们一起动作,将其扛到肩上,向医馆进发。

????围观之人依旧在指指点点,但是说法已然和此前不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