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九章 父女

?热门推荐:
????出宫的时候,刘琰发现宫门口的禁卫变多了。

????平时她的车驾都是畅通无阻的,今天在宫门处居然也停了下来,刘琰掀开车帘,看见站在车旁的人也算张熟面孔。

????“孙校尉,今儿你巡值吗?”

????“见过四公主,公主这是要出宫了?”

????刘琰注意到这一队禁卫里,至少一半的人手都按在佩刀上,已经将她带的人前前后后全部扫视过一遍了。

????出了景丰门,陆轶牵着马正在路左边相候。

????平时刘琰出门,他有时间一定会陪同,时间不够的时候也会抽空接送。大姐姐笑着打趣她这就是“如胶似漆”。

????但今天陆来接,刘琰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心里又压上了一块重石。

????陆轶看起来和往常一样,站在车边和她说了几句话,刘琰轻声说“你上来,咱们一块儿坐车呀。”

????陆轶就把缰绳递给长随,掀开车帘坐了进来。

????“你在这儿等多久了?”

????“也没多久。”

????刘琰现在已经挺了解陆轶说话的风格了,他说也没多久,那怎么着也得有一刻钟往上了。

????刚才刘琰心风景点一直有些慌,现在见了他,不知怎么,心里就踏实下来了。

????“刚才在景丰门那里,看着人又多了,早上进宫的时候还没有。”刘琰靠陆轶更近了,她低声问“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又闹刺客了吗?

????还是又出了类似上次田家那样的重臣参与谋逆的事?

????也许是之前刘琰对这些事情不太关心,感触不深,也可能是那时候她年纪跟现在差着几岁,心境阅历不同,她觉得这次不一样。

????和前面几回都不一样,好象……这回给她的感觉更加严重。

????车窗外头,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去了,暮色四合,唯有西面天边有一抹深重的灰红。

????那颜色就象凝固的血色。

????“我们回去说,没事的。”陆轶的手掌把她两只手都包握住,虽然车里更昏暗,刘琰看不清他的脸,但只要听着他的声音,就仿佛能把外头的阴霾都阻挡住。

????觉得恐慌的不止刘琰一个人,今天进宫的人有一个算一个,现在都格外沉默,车都行得比平时要仓促。

????进了公主府,刘琰都等不到进屋,拉着陆轶就直接在回廊上问他“究竟出什么事了?”

????“公主先同我说说,今天在宫里见了什么人,有没有遇到什么事?”

????刘琰定了定神,把自己今天进宫的经过简单同陆轶说了。

????其实和之前进宫差不多,就是在宜兰殿待着,陪母后说话用膳。也就是临出宫时她去一趟东苑,探望刘纹。

????“就是……闵公公叮嘱了豆羹几句话,在映霞宫,桂圆她们拦着我,没让我去尝刘纹那儿的汤羹。”

????当时桂圆和莲子太着紧了,刘琰都怀疑,要是自己坚持要喝一口汤,她们会不会直接上来把碗给夺了,宁愿闯祸、得罪人,也不让她沾那个汤。

????“可……刘纹总不会害我吧?那汤真的有问题吗?”

????这会儿西北风越吹越紧,陆轶把自己的斗篷解下来给刘琰披了,环抱着她换了个位置——能替她挡住风的位置。

????“这件事情,我知道的并不多。纹郡主这个人,她不象你想的那么简单。这几年来,她一直怀疑她母亲的死与安王殿下脱不了干系。”

????“这个……”

????朱氏死因并不太光彩,她是被毒杀,下毒的人是大皇兄的一个外室,这就是刘琰知道的全部了。

????哦对,她还知道,那个外室在事后就被处置了。

????若说朱氏的死与大皇兄有关,也不算错。

????陆轶耐心解释“她是怀疑,这件事就是安王指使,其他人不过是他的替罪羊。”

????“这……朱氏死前,和大皇兄的关系确实不太好,但是也没到杀妻那一步吧?”

????“或许中间有别的缘故,我们不清楚,可刘纹当时已经懂事了,她跟着朱氏,可能无意中听见过或是看见过什么,让她心里埋下了怀疑的种子。”

????陆轶说的还是比较委婉,但刘琰明白他的意思。

????“你接着说,我不打岔了。”

????陆轶揽着她,脸颊贴着她的鬓发。刘琰不喜欢用太多头油脂粉这种东西,但身上的气味很好闻。

????这气味让陆轶着迷。

????可一想到接下来要说的话,他又对刘琰十分心疼。

????“刘纹差遣人帮她查过去的一些事,这几年里都没有间断过。她和安王的关系……远不如一般父女间和睦。”

????何止不和睦,就刘琰这两年看到的,大皇兄和齐纹刘琪兄妹之间的情分十分淡薄,都快象陌路人一样了。上次围猎的时候,刘琪全程跟着小哥和鲁驸马他们,大皇兄那边呢?

????看着一点儿不象亲父子。

????再加上小朱氏那时候就有孕了,虽然现在只生了一个女儿,但是有了新的孩子,想来大皇兄对前头的一双儿女就更漠不关心了。

????“围猎的时候……”刘琰尽力回想那时候的事“刘纹好象确实行踪有点儿怪,时常单独出去。”后来出了刘雨和田霖的事,刘琰就没心思再去关注刘纹了。

????这姑娘一直卯着劲儿要查出母亲是不是被父亲所杀?

????怪不得她看起来如此孤僻执拗。

????刘琰觉得身上没什么力气,她扶着廊柱,慢慢的坐在栏杆边“后来呢?”

????“她的人手折损了好几个。”

????刘琰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那年围猎前后。”

????刘琰抬手扶着额角“她真查出什么来了?”

????陆轶只是摇了摇头。

????他摇头可能是因为他也不知道。

????或者是他知道了却一时不好跟她说。

????刘琰深吸了口气,这么一口凉气吸进去,整个身体都跟着发冷。

????“那今天的事呢?就是由此而起吗?”

????“应该是。”陆轶抱紧了怀中人“你一向对人太好,但这世上,有好些人害人是不需要理由的,并不是和你有仇怨才会害你。防人之心不可无,今天桂圆她们拦你也没有做错。”

????“你呢?”隔了一会儿刘琰才问他“你是怎么猜测的?跟我说说。”

????。